相关文章

温州半岛工程毁灵昆养殖场二千余亩设施 八年未赔

  一年一度的新年即将到来,人们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中。然而,浙江省温州市灵昆水产养殖场29位职工的20多户家庭200余人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赖以生存的2420亩海涂养殖产品和设施被温州半岛工程毁灭,造成经济损失700多万元。尽管四处奔走,向温州市有关部门反映。但历经8年,至今未得到任何赔偿。

  图为灵昆水产养殖场的《浅海滩涂使用权证》

  养殖设施遭破坏渔民受损六百万

  时间要追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瓯海县灵昆水产养殖场成立于1972年,位于温州市瓯江口灵昆镇,养殖滩涂总面积2420亩。1976年,该场从江苏南通引进文蛤苗种,1981年批量养殖成功。文蛤出口日本市场在浙江省尚属首例,得到政府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根据浙江省人民政府浙政(1983)34号关于确定浅海滩涂使用权问题的通知,1984年,瓯海县人民政府向灵昆水产养殖场颁发了滩涂使用权证,证号《政海权证字第00000012号》,权证规定,滩涂长期使用,受国家法律保护。之后,灵昆水产养殖场在该滩涂进行文蛤人工科学养殖,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2007年3月起,因“温州半岛工程”需要,温州市半岛工程指挥部(现为瓯江口产业集聚区管理委员会)强行进入灵昆水产养殖场部分养殖滩涂进行采沙作业,严重破坏养殖防护设施和养殖产品。虽然经交涉中止采沙,但养殖户仍损失惨重。经初步计算,包括滩涂防护设施、管理设备和产品,总共损失600万元。灵昆水产养殖场将损失报给温州市半岛工程指挥部要求赔偿,可迟迟不予处理。直到2008年7月14日,温州市半岛工程指挥部组织灵昆镇政府相关人员专题研究,在没有补偿依据的情况下,决定赔偿灵昆水产养殖场地上物损失费145万元。灵昆水产养殖场职工曾林斌认为,与我们毗邻的其他养殖户滩涂水域,均给予合理补偿,而我们2420亩滩涂上产品及附着物损失已远远超过此金额,与实际损失相差甚远。

  废止滩涂使用权 不予赔偿更凄惨

  滩涂是灵昆水产养殖场职工的主要生活来源。为维持生活,无奈之下,2010年,灵昆水产养殖场投入130多万元,选择了一种潜底深、对底质要求低,稳定性强的海贝进行试养。出乎意料的是,2012年,瓯江口产业集聚区管理委员会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第二次单方面在养殖场区域内毁灭性采沙。尽管进行制止,但无济于事,致使灵昆水产养殖场养殖产品和滩涂全部被毁,而损失却无人问津。

  调查发现,当时灵昆水产养殖场养殖的主导产品大批量的是由瓯海县水产养殖公司统购销售,而小量及近海捕捞的水产品就自行处理,没有自主销售权,工商登记对该场而言没有必要。当时各级政府部门和主管单位一直承认。而瓯江口产业集聚区管理委员会居然以灵昆水产养殖场没有工商登记为由,不作任何补偿处理,并收回和废止滩涂使用权。养殖户林兴建告诉记者,瓯江口产业集聚区管理委员会做法依据何在?

  据了解,七十年代,灵昆水产养殖场归属当时灵昆人民公社和温州市水产局双重领导,在灵昆公社管辖区内落实到7个大队中抽调部分劳动力(今保留29名员工)组建(水产渔业)生产队。灵昆水产养殖场是灵昆公社和温州市水产局等政府机构单位认证集体性质的(水产渔业)社队组织。早在1980年,在第一轮农村土地实行承包制时,灵昆水产养殖场29位职工的20多户家庭200余人从农村户粮被转为农村定销粮,至今没有分到农村集体土地。养殖场滩涂是他们依赖生存的来源,如今滩涂被毁,今后生活来源没有保障。

  养殖场毁渔民殃 养家糊口没保障

  海涂被毁坏后,林兴建、曾林斌和姚权华等养殖场职工四处奔走,向温州市有关部门反映,希望得到应有的赔偿。直到2012年,灵昆镇街道办事处答复养殖场称:“依据相关政策,养殖场所占面积及使用权证, 一次性给予补偿145万元,双方签订补偿协议后生效。”职工认为,养殖场面积有2420亩,按当时其他养殖户及附近捕捞业户赔偿标准,已远远不止145万元,更甚的是养殖场职工是农村定销户口,没有分到农村集体土地,属于失地渔民,该滩涂是他们唯一生活来源,现在仅用145万元补偿这么大的损失,肯定不同意签字。此后,职工林兴建等人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先后向瓯江口新区管委会等政府相关部门反映后无果。

  1月27日下午4点45分,养殖户林兴建等人来到灵昆镇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陈精益办公室,希望帮助解决问题。陈精益称,滩涂一事是历史遗留问题,有会议记录,补偿145万元已经形成文件。养殖户询问145万元补偿是以何为标准定数额?陈精益表示,以前领导会议记录是这样,他更改不了,谁用滩涂就去找谁,如果不合理,只能走司法途径。

  1月27日下午,记者与林兴建等人来到灵昆水产养殖滩涂所在地。原本露出的滩涂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汪洋大海,海面上仍有采沙船只正在作业。岸边是一片由海沙填埋后的场地。据介绍,填埋后的场地用于建设半岛工程,仅滩涂旁就足有1万多亩,这些面积所用的海沙全在灵昆水产养殖滩涂所在地开采,开采深度达15米。没有泥沙,这片滩涂再也无法养殖水产,而水产养殖场20多户家庭生活也随之失去来源。

  林兴建说:“我们全靠这片海涂养家糊口,失去了它,连最基本生存温饱都难以解决。‘半岛工程’毁灭性采沙,破坏原有滩涂生态养殖环境,已经看不到海贝类生物。现在我们生存依赖被剥夺,就业问题得不到解决,以后生活该怎么办呢?”说及此,林兴建等养殖户们皱眉叹息。他们表示,希望政府部门给予合法合理、公正公平的处理结果,解决他们生活来源。记者将继续关注此事。(王煜 高凌)